寶媽團:事業在左,孩子在右
發布時間:2017-11-15 10:53 來源: 點擊:800

走進康盛? ?傾聽康盛故事

前言

中國曾歷經漫長的封建社會,其間逐漸形成了“男尊女卑”的性別定位和“男主外,女主內”的角色分工。到了20世紀50年代農業大生產熱潮的時候,毛主席喊出了那句響徹大江南北的“婦女能頂半邊天”。

這句話在康盛集團踐行得十分徹底,康盛女將們于家庭是傲骨賢妻,身處職場更是巾幗不讓須眉,正是她們的青春和奉獻,撐起了康盛的“半邊天”,其中更不乏像吳志榮這樣“帶球跑”的職場孕媽。

康盛有不少寶媽,從個人職業發展和陪伴寶寶成長上,選哪個?可以說這是讓許多寶媽們糾結過千萬遍的問題。每當下定決心出去工作,身邊那些相干的不相干的人都會跳出來,看似科學地找出一大堆理由來攔截你。

“媽媽怎么可以錯過寶寶成長的每一個時刻?”

“你居然想把寶寶扔下,你怎么這么狠心?”

“天啊,沒有媽媽陪伴成長的寶寶心理會扭曲的,好可憐!”

各種各樣的忠告、勸說、風涼話蜂擁而來,一個比一個聳人聽聞,說得想要回歸職場的寶媽們整個人都不好了。想要工作的念想就這樣在一連串的打擊中慢慢動搖,可是,他們說的真的對么?職場媽媽們如何平衡工作與生話?

讓我們來聽聽康盛的職場媽媽們怎么說:


【60后代表:涂筱琴】

早年我和先生都在國企工作,后來有了個“獨生子女”,沒有麻煩家里的老人,一歲不到就將她送到了單位上辦的托兒所,每天早晨我下廚做好早餐,給女兒扎個漂亮的小辮子,一家人坐下來安安靜靜的吃個早飯,下班了,先生去接孩子放學,我繼續奮戰在廚房,一家人的日子簡單又幸福。

那時候可不敢隨隨便便辭工作,要知道當時的一份工作和現在完全是兩個概念,那時沒有私企,也不興自己做生意,失去了工作就徹底失去了生活來源,雖然邊工作邊帶孩子是挺辛苦,但我和先生咬牙堅持,也把一個家庭經營得有聲有色。

我們無法改變生命的長度,但我們可以選擇生命的寬度。


【70后代表:姚建玲】

作為一名70后,延續了60后的美好傳統,在鐵飯碗的國企工作,當時政策提倡大家晚婚晚育、優生優育,而我也光榮的晚婚了。休了產假后感覺意猶未盡,于是乎又請了假,這假一請…嘿…單位改制了,于是我也光榮的下崗了。

為了方便接送兒子上學,我又找了一份時間相對寬松的私企工作,在婆婆幫襯下把兒子帶大了,而我也繼續在熱愛的崗位上奮斗著,如今兒子長大成人,我的工作也邁上了新的臺階。

生活從來就不是簡單的選擇題,也不是非黑即白,此消彼長。


【80后代表:萬小英】

我和波哥過了近十年的“二人世界”,而立之年,我們有計劃的籌劃了“小小萬”的誕生,波哥整個孕期扮演著多個角色:司機、廚師、心理輔導師、沙包…

從來沒有想過因為孩子而放棄工作,我是直到“卸貨”前一天晚上仍在公司加班,三個月后就投身到工作了。白天“小小萬”托付給了公公婆婆,老人家很負責細致,我也特別放心。下班了孩子就由我和波哥自己帶,一方面讓老人家休息休息,同時我們也很樂意很珍惜這么一段晚上的“親子時光”。如今,“小小萬”已經上幼兒園大班了,我早上負責送孩子上幼兒園再到公司上班,老人家負責下午從幼兒園接孩子下課,我和波哥下班后就去“蹭飯”,陪陪老人家聊天,讓他們享受天倫之樂,然后把“小小萬”接回家,輔導輔導功課,臨睡前陪孩子瘋玩會兒,全情享受與孩子在一起的時刻……

工作和孩子對我來說都非常重要,這兩者從來都不矛盾。我喜歡職場中專注拼搏的自己,也努力經營著我的家庭,雖然這過程偶爾會出現緊張的挑戰,但我以非常積極正面的心態去迎接它、擁抱它!這就是生活,讓我們不斷強大,內心豐滿而更加成熟,以更好的姿態去實現我們的人生價值。


【90后代表:劉佳玲】

90年代中國實行嚴格的計劃生育政策,90后普遍為獨生子女,四個老人眼巴巴望著家里的一個寶貝,搶都搶不過來。就像資質部的劉佳玲,現在寶寶5個月了,早出晚歸的工作,孩子也全權托付給了公婆。

但是在育兒觀念上,90后有著獨特的見解,所以讓小孩給公婆或者父母帶,引出來的老少矛盾也是巨大的。


【結束語】

生孩子、教育孩子是你人生的一部分、工作生活也是你人生的一部分。給孩子最大的影響不是你如何對他的人生指手畫腳,而是首先過好你的人生,引導和教育孩子形成獨立的人格,讓他學會對自己的人生負責,這才是最好的教育!




上一篇:興趣部落
下一篇:你會來工地看我嗎?


极速快三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